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亙古以來,於人而言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嗜好及生活習俗。無論男人女人,亦如此。諸如,女人逛街,男人打牌,或三三兩兩約上幾個朋友,一起酩酣痛飲,侃侃天南海北,道道歲月滄桑,以至樂道開懷。   但我不能,可能是習慣與性格所致,更多時間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,很少有時間去觸及那些,而酒對我來說,更是早已格定的天敵。不知何緣故,不飲則罷,逢飲必酣,甚至胡言亂語,使本來坦蕩的性格,更加口無遮攔,讓人生畏。以至,我於甘醇劃為不共戴天!   今日感覺不同以往,多日閒來,甚是無聊。一直想寫一篇關於雪的隨感,可天公不作美,幾次零稀散落,小的可憐,以至無從下筆。   近日聽說,「家鄉與華北平原驟降大雪。」受其影響緣故,傍晚——這裡終於大雪漫天飄舞了……   內蒙的天氣與家鄉就是不同,無論春、夏、秋、冬,大風常年不斷。聽長者說:「這裡每年只刮兩次風,而每次會足足刮上五個半月。」可想這裡的天氣,無論哪一天,都會感到風的凜冽。   深夜,聽窗欞絲絲作響,方知雪越下越大了。匆忙放下手中雜誌,決定外出去體驗暴雪下的幽幽愜意。   雪天的夜,甚是壯觀!肆意的飛雪,就像飄舞著一段塵封已久的記憶,姍姍落下。隨漸落的雪花,心情也悄然安穩了許多。   遠處,村舍隱約,螢火點點,大地朦朧,燭光閃閃,真正領略了,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的意境。彷彿是一幅飄然祥靜的水墨畫。多美的夜啊,使我陶醉在雪營造的世界裡!   空曠的雪夜,只見茫茫雪花至天而降,酷似仙女散花,把柔柔的萬種風情播撒給人間大地。使喧囂過後的雪夜,倍感安逸。   不過,這裡的雪夜還是寒氣逼人的,瑟瑟的風摻雜著片片雪花,像一把把鋒利的小刀,嗖嗖地割打在身上、臉上,啪啪作響,不得不瞇上雙眼,從眼縫去窺望雪的世界。雖不敢去正視,但潔白如雲,銀裝素裹的美景,沁人心脾,盡收眼底。正如古人所云「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」。   雖然夜出特意多穿了些,但刺骨的天氣還是絲絲割人,畏手畏腳的我不得不戴上羽絨服的帽子,獨自信步於雪地,讓心靈再次接受大自然的洗禮。   無倦意的雪花依舊漫天飛舞著,彷彿天地間渾然一色。頭上,身上佈滿厚厚積雪,真正去聆聽雪花敲打心門的聲音。   地面的雪越積越厚了,腳下的聲音咯咯作響,枯黃的大地早已被皚皚所遮掩,一塵不染的世界甚是壯觀。真不忍心再去踱步踐踏。   有人說,冬天的風景蕭瑟蒼涼,心灰意冷。冬天只會草木凋零,哀怨頹廢。也有人說,是冬的寒冷,凍結了生機,凝固了江河,封閉了盎然,冬季給人的印象就是毫無氣息,死氣沉沉。   但,我不這麼認為,我說:「冬天是休整、是孕育、是萌芽,更是大自然的運籌帷幄!」只有冬日的休眠,方能夏季盎然。   遠處公路上,一輛貨車在風雪裡緩慢的行駛著,雖然速度很慢,但車後還是濺起高高長長的雪花,乍看,像是烏龍戲水,又像夏日噴泉,煞是好看。   雪,似乎漸漸小了,望著貨車漸去的身影,心一下被掏空了,原來,在這空曠無垠的雪地,只有我一個人呆呆的矗立在那裡,心情難免如零落的飛絮,捕捉不定。   回店時,天漸拂曉,雪夜的感悟一直在心頭縈繞,激昂的心情沒有一絲倦意,只想把片片思緒和有感心靈放逐於天涯,或棲息於樹。此時,不覺又一次伏案撰寫——午夜踏雪了……